1. 首页
  2. 烟草新闻
  3. 鸿运国际娱乐
  4. 鸿运国际娱乐
  5. 鸿运国际娱乐
  6. 鸿运国际娱乐
  7. 鸿运国际娱乐
  8. 烟草观察
当前位置是:首页 >> 烟草观察

细看烟草税利 深谋长远发展

[信息来源:] [编辑:] [发稿日期:04-20]
字体大小:
[导读]
在2015年国民经济发展中,中国烟草是当之无愧的“纳税大户”。 去年,当中国经济增速25年来首次回落至7%以下,中国烟草税利总额、上缴财政总额却双双突破1万亿元,增速分别达8.7%和20.2%,上缴税利占国家财政收入的7.19%,占中央财政收入的15.8%;当国家税收增速明显放缓,一些行业纷纷伸手向国家要政策、要资源、要补贴时,烟草行业则默默承受着巨大压力,为国家分忧解难,以每天30亿元、每分钟200多万元的节奏为国家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真金白银。 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至今,税利始终是中国烟草关注度最高的核心指标。30多年间,中国烟草为国家贡献的税利随着税收制度调整、行业自身发展而不断增长,行业累计实现税利87501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纳税大户”,支援着国家实施促经济、保民生的发展大业,其税利对国家财政收入贡献的重要地位始终没有改变,这一事实也为行业未来发展凝聚起坚定信心。 一问:60余年烟草税利知多少 通过高税政策达到“寓禁于征”的目的,是国际上许多国家烟草行业的通行惯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第一章第一条写道:“为实行烟草专卖管理,有计划地组织烟草专卖品的生产和经营,提高烟草制品质量,维护消费者利益,保证国家财政收入,制定本法。” 新中国刚成立时,百业待兴,为了给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提供财政支持,国家初步确定烟税体制,建国至今,中国烟草为国家源源不断贡献了60多年的税收,税收政策不断进行调整完善,共经历了六个发展阶段。 1950年,国家对烟类产品普遍征收较高的货物税,1953年税制进行改革,对卷烟和烟叶改为征收商品流通税,这两个阶段,全国烟草税收累计分别为11亿元和43亿元,占同期全国财政收入的3.0%左右。尽管税利总额与比重并不算高,但在“家底薄弱”的建国初,这份贡献也为支援国家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8年简化税制,商品流通税并入工商统一税。1973年全面推行工商税,除了在工业环节征税之外,在商业零售环节还增加了3%的工商税。1983年,国家把原属于地方财政收入的烟草税上划为中央财政收入,实行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成,从这一阶段开始,烟草税收对国家财政尤其是中央本级财政收入的贡献度增幅较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推行“利改税”,把产品税从工商税中独立出来。1984年10月1日起,开始对烟类产品征收产品税,1984~1993年,全国烟草税收累计实现2257亿元,占国家财政收入的8.1%,烟草税收在国家财政中的比重突破5%,成为国家财政重要来源之一。 1994年开始,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全面推行以增值税为主的间接税改革,这一税制一直沿用至今。自1994年至今,全国烟草税收累计85045亿元,占同期国家财政收入的7.5%左右。 从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实行烟草专卖体制以前,中国烟草的税收总体水平偏低。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后,尤其是国家征收消费税以来,中国烟草税收在较高基础上呈现加速增长。1981年到2015年,行业实现工商税利从75亿元增长到11436亿元,增长数额远超100倍,税利在国家财政收入中的比重始终保持在7%以上,最高时达到11%。 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波及中国,为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国务院决定调整卷烟消费税率,并在商业环节开征消费税。行业提出“价税财”联动的调整思路,当年增加消费税594亿元,圆满完成中央财政增收任务。 在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30周年之际,国家局党组指出,奉献国家、回报社会是烟草实行专卖的本质要求,是行业改革发展30年间形成的重要行业精神之一。“十二五”末,新一届国家局党组一如既往重视烟草行业对国家财政的贡献,国家局局长凌成兴在提出“税利总额超万亿”目标时表示, 这既是实施“卷烟上水平”基本方针和战略任务的重要标志,也是提升行业科学发展形象的具体体现。 二看:“万亿税利”从何而来 究竟有哪些因素保证了行业实现如此高额税收? 专卖制度与税收体制的完美结合是行业税利保持增长的重要制度基础。然而在1994年之前,旧有的财税体制并不能起到“顺调节”作用,当时是地方财政“拿大头”,中央国库频频吃紧,烟草实现对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贡献经历了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 时间倒回至1985年,改革开放进入第七个年头,全国经济发展不错,中央财政却非常困难,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应中国烟草总公司之邀成立课题组,研究烟草行业未来改革与发展。 经过三个季度的大量调研,研究人员发现,当时国家实行“地方财政包干,分灶吃饭”的财税体制,卷烟的产品税,由于实行地方财政包干体制,高税留在地方政府作为地方财政收入。这一体制虽然充分调动了地方经济发展的积极性,促使地方经济快速发展,但同时也带来两个问题:一个是财政包干办法使国家财力趋于分散,中央财政收入比重不断下降,弱化了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另一个问题是财政包干制助长了地区经济封锁和重复建设,地方小烟厂盲目上马,总公司上划困难重重,影响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此时的财税体制非但不能使烟草行业发挥专卖专营的制度优势,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贡献中央财政收入的作用,同时也无法使烟草行业真正体现“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特征。 经过五年的艰苦论证,1991年全国人大通过了《烟草专卖法》,1994年实行“分税制”改革,将烟草税收的大部分划归中央所有。前者确立了烟草专卖体制的合法性,后者则通过调整经济利益关系,使烟草行业充分发挥专卖体制的优势,为中央财政收入贡献“大头”。“分税制”改革之后,中央财政收入与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由“二八开”变成接近“四六开”,从此,在专卖制度的保障下,烟草行业得以为国家财政收入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随着税利总额不断增长,尤其是在新世纪第一年行业税利总额突破千亿元后,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都意味着要比以往付出更多的艰辛。 新时期,烟草行业紧紧抓住难得的发展机遇,围绕“卷烟上水平”基本方针和战略任务,加快行业发展方式转变,促进烟草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不断提高行业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烟草行业成功保持住平稳的税利增速,“十一五”时期,行业实现税利由2530亿元增加到6045亿元,增长1.39倍,年均增速达19.03%,上缴国家财政由1944亿元增加到4988亿元。 到了“十二五”末,国民经济发展下行压力加大,中国烟草的发展面临四大挑战和诸多发展难题,行业不仅没有“躲进小楼成一统”,反而自我加压,提出力争2014年实现当年烟草行业税利总额超1万亿元,2015年要力争上缴财政总额接近1万亿元。 全国烟草行业实现税利占国家财政收入比重(1982年~2015年) http://www.etmoc.net/eWebEditor/2016/images/2016041722081384.png (数据来源 :中国烟草年鉴、国家统计局网站) 在“需求拐点逼近”的严峻形势下,行业更加注重挖掘结构提升的潜力和成本费用控制的潜力,真正把税利增长建立在“销量稳定、结构提升、成本节约”基础之上,聚集重点品牌和核心规格,突出发挥“双十五品牌”和前100个卷烟规格的带动作用,更加注重构建公平合理的利益调节机制,切实推动合作生产互利双赢,努力保持行业协调发展、共同发展、持续发展。通过努力,“十二五”期间,行业累计实现税利47680亿元,年均增长13.6%,累计上缴国家财政41323亿元,年均增长17.5%。 无论是在经济环境利好还是重压之下,中国烟草通过全行业的不懈努力,科学决策,创新发展,化不利为动力,始终保持住了对国家财政贡献的重要地位。 三思:“税利大户”未来怎么走 未来,要继续保持行业对国家财政的重要贡献,中国烟草既不能唯“利”是图,也不能“沾沾自喜”。 据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0年,全国卷烟销量年均增长3.4%,单箱均价年均增长11.1%,税利年均增长18.5%;2010年至2014年,销量年均增长2.0%,单箱均价年均增长10.2%,税利年均增长14.7%。其中,在2014年,销量增长2.1%,单箱均价增长6.7%,税利增长10.02%。可见,“增速放缓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与中国经济增速一致,行业经济增长也正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其中,“两烟”产销等实物量指标由小幅增长转向基本稳定,工商税利等价值量指标增速趋于放缓。 增长速度调频换挡,是行业经济发展新形势的表现之一,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减税”也一度成为热议话题。烟草行业未来的税利走向应该是什么样的?行业工商企业都在密切关注。 应该看到,税利是衡量烟草行业发展成果的一个重要指标,但绝对不是唯一指标,行业税利增长应与“两烟”协调发展有机结合起来。 行业确定“十三五”发展目标就是谨慎思考的结果。未来五年,要努力保持行业税利总额增长速度略高于全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略高于全国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国家局党组明确提出,确定这个发展目标,是行业履行法定职责、保证财政收入的根本任务,是坚持专卖制度、提升行业形象的重要标志,也是增进职工福祉、实现成果共享的内在动力。 今后,行业税利增长来源将从“数量、结构、成本、价格”四个要素协调发力,且结构、成本、价格对税利增长的贡献度不断提高;细支卷烟、新型烟草制品、国际市场等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涌现,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市场创新、机制创新日益成为驱动行业发展的关键力量。从这些方面发力,行业税利增长尚“有所作为”。 还应看到,今年1~2月在减产控量的影响下,行业工商税利同比下滑,眼下的发展形势并不容乐观。有文章指出:“要实现全年税利增长目标需要全行业妥善处理好三方面关系,第一是妥善处理减产与工业税利增长的关系否则全年库存压缩100万箱的目标自然难以实现;第二是妥善处理提升结构与稳定销量的关系,去年提税顺价已经提前消耗了卷烟消费自然升级所带来的结构提升红利,今年商业销量增长的动力越来越弱;第三是妥善处理卷烟产销与降本增效的关系,更加需要从精益管理、三产投资等方面下功夫,缓解卷烟产销环节的税利增长压力。” 中国烟草上缴税利和财政总额超万亿,体现的是责任和担当,体现的是改革和创新,体现的是开拓和实干。国家局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保江分析,“抓住关键,下足功夫,行业在新常态下必有新的作为。仅从工商税利总额这个核心指标看,在‘十三五’甚至更长一个时期,烟草行业以略高于国民经济增长的速度保持稳定增长,完全有条件、有可能。”全行业应坚定信心、咬紧税利目标,顾全大局、凝心聚力、克难攻坚,为行业、为社会、为国家作出更多更大贡献,继续保持“烟草税利对国家财政收入贡献的重要地位没有改变”的良好状态。   来自:互联网
分享到:
提交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鸿运国际娱乐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